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《凤南鸣》凤南鸣百度云 第十章 心结 凤南鸣娘受

发表时间:2021-01-13 18:43:28    编辑:阿狩    来源:阅文集团
凤南鸣

独家作品《凤南鸣》是狩久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作品,本佳作的光环人物莫赠,莫宴桑,精彩情节试读:天凉,莫赠坐在床上暗暗发呆。缘江抱了个短褥子为莫赠盖上双腿,看着魂不守舍的她,以为莫赠为今日绣花针一事添烦,便挑了烛火。屋中渐渐暗了下来。“少奶奶不必多愁,缘江将那针藏在魏家小姐婢女拿的花绷子上,当时

作者:狩久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古代言情
立即阅读

《凤南鸣》 免费试读

天凉,莫赠坐在床上暗暗发呆。

缘江抱了个短褥子为莫赠盖上双腿,看着魂不守舍的她,以为莫赠为今日绣花针一事添烦,便挑了烛火。

屋中渐渐暗了下来。

“少奶奶不必多愁,缘江将那针藏在魏家小姐婢女拿的花绷子上,当时周围无人,今儿月中,她们都打牙祭去了。”缘江为莫赠掖了掖褥子道。

莫赠缓缓扭头,对着一脸认真的缘江道:

“下去睡觉吧。”

缘江这是看明白了,莫赠心里的结不是这个。也是,她经历太多大起大落,身为御批郡主,圣上一名下侍都没给她,这郡主位子难免遭人闲话。许是白日里听了什么风言风语罢。

不好安慰,她选择闭口不言,将屋中窗关好,便轻手轻脚的退下了。

莫赠手里一直摩挲着什么东西,目光落在灯下茶桌上摆的白瓷茶宠,皱皱眉。

又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儿声,定在不远处停了。

莫赠将灯吹了,躺在床上瞪着床顶,没有倦意。

来的有些急了。

京中一些有名爱闹事的纨绔,都被自家人严以看管,怕那些纨绔为家里添麻烦。这般架势看来,那胡人身份应为王室。

汴唐唯徐太后,皇帝莫良的母亲,生于边境陀满一族,不知为何进京改为母姓,为唯徐。

先帝驾崩,死前封二皇子莫良为太子,唯徐太后自然上位。

这皇帝又是个听风是风,听雨是雨的人,实在大权还是为唯徐太后掌管,胡人十几年未进汴唐,怎么在自己爹爹死了未满一月,便赶入汴唐?

若这是谋,中间无辜死去的莫宴桑便是台阶,供这谋一步步往上走。

或者莫宴桑发觉了皇室一些秘密,他们才急着赶尽杀绝。

这谋的主使是谁,天下尽知魏砾除莫宴桑这一“奸臣”有功,却不知魏砾母亲也为陀满一族,与唯徐太后同根而生。可唯徐太后是魏砾的姨母。

那么,魏砾不得当宗令一职,莫琼琚母根也为陀满,若要汴唐大臣主力根基还为汴唐之人,现在能想到的只有齐元。

这事儿经不起推敲,凡是京中老臣,都应对此有所防备。

既然莫赠能想到,或许今日那马蹄声儿的源头,有迹可寻。

可是莫宴桑留给莫赠的线索太少太少,京中通告莫宴桑起反心,贡茶藏毒欲弑圣上。

贡茶在路上,莫赠手中。怎会藏毒?

这反心一说根本无中生有啊!莫赠一人口话无人信,随莫赠取茶的随从也都被调遣散了。

明明就是有奸佞小人陷害莫王府!

若是再坐以待毙,怎有颜面对莫家先祖?她只恨之前活得太不敞亮!

一夜未眠,天方微亮,莫赠早早起床,鬼使神差的经过齐元书房,灯火还亮着,莫赠欲回房,心存忐忑,突想起后院儿井鬼一事,她揉了揉脑袋。

齐府前堂、中堂、后堂共七间,屋脊许用瓦兽,梁栋、斗拱、檐角青碧绘饰。

路过屋门锡环上的兽面狰狞,莫赠收回眼神,往东苑回。

府中厨间已经有厨子忙活,不少仆妇婢女开始做活。

回屋中,那日取水的桶被莫赠放在偏屋一直没拿出来,她挑灯轻拿,瞧见水面仍旧清澈,可水底却有若隐若现的一些白色的东西。

莫赠捂着鼻子,细细瞧了下那水,里面确实有不明物质沉在水底。

莫赠取出漉水囊(茶道过滤网),将桶中的水小心翼翼倒了进去,随后,漉水囊上方留了白层。

莫赠用白帕擦了下漉水囊,白色东西着到白帕上,莫赠将它收好,舒了口气。

“少奶奶醒了?”

屋门吱呀开了,缘江的声音从旁边响起,莫赠方才出神没有注意到她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。

“来的正好。”莫赠幽幽道。

……

……

书房。

书案边坐三人,齐元,刘太傅,剩一男人罩纱笠,看不着样貌。

刘太傅指节轻扣书案,眼神坚定道:“决定了吗?”

齐元眉头叠了三层,“说了多少遍不行不行!小赠是莫宴桑唯一的闺女,不能推她出去!”

“胡人十几年未进京,为何宗令死了将将一个月,他们便打着进京上访的名头,堂而皇之留在京中?齐宗正,您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?”带纱笠男人声音倒不相仿二人老态,甚至有些清朗温和。

刘太傅接话道:“前日魏砾小女欺辱莫赠郡主,这已彰显出魏家猖狂,你不也想利用此事添罪魏家?魏家猖狂、独大,贪污供奉,收敛不义之财的证据收集了一半,你怎么老糊涂了想要半途而废?!”

背地里魏家打压其他官家,掩盖魏家下级杀人抢夺事,条条逆抗汴唐条律。

“那也不能,那也不能推小赠出去!别说了!我看着那孩子长大的,算我半个闺女,无论如何都不行!”齐元突然起身猛拍书案,拒绝道。

刘太傅指着齐元道:“陀满廖那崽子挑衅汴唐无人会茶,用一名叫唯徐芊芊的小女人在圣上面前鄙视咱们,我们再用女人怼回去怎么了?就算莫赠输了,那就输了呗?可是如果莫赠赢了呢?她是你家媳妇儿,更是前宗令女儿!当朝第一郡主!

别人可能看到圣上对她狠决,可是反过来想,那是另一种保护方式!这么个女人,圣上为何要保护她?你再想想,她在朝堂上替你说一句话,那么多人看着,圣上怎么推辞?”

汴唐最重茶道,此事追溯到前帝爱茶,曾因上好茶亲自下云南看真正的普洱制作工艺,抛除高贵与云南一位神秘隐士斗茶,后来斗茶比赛一直流传至今。

人多嘴杂更有唯徐太后虎视眈眈,莫赠虽然未被圣上恩惠多少,可是身为朝中老臣的他们,怎么不懂恩惠最少,盯上莫赠的人越少这个道理?

可……莫赠若是赢了,人漏锋芒,必将有人针对。

“宗正大人,人欲腾云直上,遨游四海,必有失有得。心有遨志,不拘泥目光所向之地,更有甚多天地供宗正大人扶摇九万里!现朝中根基不稳,胡人掺合,宗正大人若在犹豫不决,长亲王死于昭雪,含恨不的终!在下心想,您也不愿汴唐愈走愈下坡吧!”

蒙带纱笠男子起身,娓娓道来,说话时虽有些情绪波动,可身上仍旧散发一种莫名的稳重,盖过于二位大臣。

刘太傅接着道:

“或许齐元你这么护着她,她却不知甚至对你指控莫宴桑罪行一事,心存芥蒂。”

书房再次静了下来,烛灯烧尽了忽明忽暗,齐元背对着他们,半面隐在黑暗中,终叹息道:“宴桑走的冤。”

精彩点评

很多人说这本书《凤南鸣》是古代言情小说中的一股清流,确实如此,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,是一本难得具有古代言情味道的小说。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,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,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。当然,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。作者(狩久)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,恕我直言,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。
《凤南鸣》凤南鸣百度云 801 凤南鸣天然受
凤南鸣
狩久/著| 古代言情| 已完结
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凤南鸣》的故事,是作者狩久执笔的古代言情故事,网络故事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推荐阅读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。莫赠噎了口气,她方才着实有些失态。怎每每遇到齐棣,便不知心中从哪儿窝了团火。她将纸笺团了团,道:“扔了罢。”“这么好看的字……”缘江说了一半,看着莫赠不太好的脸色,顺了眉道:“……是。”“等等。”缘江
相关文章
免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