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军夫请自重》重生军夫请自重免费 完整免费阅读 军夫请自重straight(直人)
《军夫请自重》重生军夫请自重免费 完整免费阅读 军夫请自重straight(直人)

军夫请自重 婔姿珏然 著

周云,江丽婷 阅文集团 连载中

更新时间:2021-04-04 08:18:44
主角是周云,江丽婷的佳作《军夫请自重》此文是婔姿珏然最新写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一气呵成设定震古烁今,绝对是值得阅读的火爆新书,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——————“确实,你婆母那性子,真的……”周云月拧着黑粗的眉头,心下明白这种事情,肯定要一五一六的说清楚。若不然,真让渠生媳妇背着这样让人污蔑的名声,便是事后再去挽救也是无补于事!就得在事情闹开前,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确实,你婆母那性子,真的……”周云月拧着黑粗的眉头,心下明白这种事情,肯定要一五一六的说清楚。

若不然,真让渠生媳妇背着这样让人污蔑的名声,便是事后再去挽救也是无补于事!

就得在事情闹开前,一马当先的先抓着那江丽婷一个正着!

“玥丫头,你不要怕,大爷肯定帮你搞定你公婆!这两口子,真的是越老越活回去了!”濮阳江粗犷的声音,在屋子门口响了起来。

栾宜玥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大娘,心里提着心,就怕大娘推搪了。被大爷这突兀冒出来的声音,可真吓地不轻,还是大娘翻了个白眼拍了拍手,安抚:

“玥丫头别怕,你大爷这性子呀,就一个大八公,改不了的,你别被他吓到~”

听到大娘她温和关切的声音,栾宜玥呯呯地心跳、才安定了心神。

她其实并不是被大爷吓着,而是怕她的重生,无法改变她和孩子们的遭遇——

“没事,大娘,这事侄媳妇也是没办法了,若非……”栾宜玥心里很清楚,她的这件破事情,只能寻找大爷大娘帮手。

只有大爷大娘,才是濮阳家的顶梁柱。

别看濮阳家三房人里,这些年来、因间隙并没有什么走动,但是真要有什么事情,一姓三兄弟还是非常的团结的。

她那前公爹,到底是大爷带大的,最是听从大爷的话。

“玥丫头别说气馁话,若非你婆母死性子,怎么会闹出这么多的事情,不行,等下一回渠生归家了,我怎么也得劝他将你们母子几个带上随军,省得留着你一个弱女子在家,被她再搓磨下去,再有情份也要消耗尽了!”

周云月这下子,也看到来了玥丫头的不同了。

她本身就是女人,当然清楚,没有丈夫守在身边,身上还怀着六甲呢,婆家人就变着法子污蔑她不贞不洁,女人心里得有多苦…这种日子、怎么过!

气性大一点的,直接就能操起锄头,跟那些碎嘴的干上一场。

玥丫头还能稳住情绪,想得到要先找长辈的帮手,果真是读过书,想法更理智一点。

“大娘,这日子真的好难熬,怎么熬下去呐……”栾宜玥红着眼眶垂下头,瘦得皮包骨的孱弱身体,一对瘦小只有骨结的小手,更是缓缓的摸着她隆起来的小腹部。

按照她接收原身的全部记忆,濮阳渠不过才离开了三个多月,可她现在这副鬼样子,真象是哪个重灾区冒出来的可怜儿。

十年前的事情,栾宜玥随着身体的孱弱,以及后头越来越多的苦难,根本不愿意再回忆。哪想着,原来她的苦难,一直有预兆,只是她心、眼都瞎了!

渠生家说话的声音很正常,可哽咽的语腔,却是让周云月很是受感伤,她只能抓住渠生媳妇的骨手贴心安慰:

“玥丫头,你别多想。渠生待你如何,你是知道的,等他这一回任务完成了回来,日子就会好起来,再等等就好……你要为你肚子的孩子着想,更要为小珠宝坚强,不要难过。”

周云月从渠生媳妇的话里,听出了离心悔意,忙劝着。

她想到眼前孱弱的小媳妇儿,从嫁进濮阳家以来,一直马不停蹄的做事再做事,就是这样子,阿源家的还是不满意,脑子真的是糊涂了!

“大娘,我…”栾宜玥拭了眼泪,然后抬起头望向周云月勉强的笑了笑,慢慢的说出她这次来,最终的目的:

“我这件事,就只能麻烦你们两老、助我一把了。若是能就此解开误会就好…若是不能,我希望大娘和大爷能为我说句公道话。”

说到这,栾宜玥低头望了眼她这明显瘦小的腹部,幽幽的继续道:

“大娘,我真的想好好生下这一胎,可是若我那婆母真的听信了江丽婷的话,认定了我出.轨,我怕这胎难以安然产下来,到时若是真的闹开了,我希望大娘能助我回娘家养胎……”

周云月听地,呼吸一重,心痛的望着渠生家那苦涩的表情。

就连门外的濮阳江听的也是气息不稳,可是,栾宜玥说的情况,并不是胡乱猜忌!

以璩美英那直线的单细胞思维,还真的可能听信了江丽婷那恶妇的话!

毕竟,当年过继的事情,她和丈夫本来也不过是受害者,可在璩美英眼里,她和丈夫就是唆使她丈夫过继的恶人!

索性那时渠生还没有取名字,小叔子没办法,后头给小儿子的名字,取的跟她姓同一个音,璩美英那蠢妇这才渐渐收敛了那作态……

大房还不能怪小叔子!因为濮阳源当时,是真心为了濮阳江着想。

但是一向老实的濮阳源,在这种大事上,居然没有找璩美英商量过,就直白说公布出来。

最后闹得大房和三房,差一点老死不相往来!

“玥丫头不要害怕,大娘这事肯定站你身边的,义不容辞呐!你放心,要是你公婆真要那般盲塞、不明理的,你大爷和大娘,怎么也要护住你和小珠宝的!”

便是不为玥丫头肚子里的孩子,他们也要为渠生这好侄儿出劲呀!

怎么能任由他的父母大嫂,作践他的妻女胎儿?!

等渠生回来知道了,这得有多心疼和心伤……

“谢谢大娘。春燕嫂昨晚跟我提过,江丽婷一般都是二、三点钟左右,就会拿着毛线团去村后尾那株老龙眼树里闲话。”

“好,这事我跟你大爷会马上去看看,你先回去多休息吧,太瘦了,别再下地干活了。”

栾宜玥勉强地露出了一丝笑意,这回很干脆地点头,缓缓地站起来说道:“知道了,大娘、大爷,那我先回去了,这事、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若是注定无法道明她的清白,栾宜玥就决定,直接就跟璩美英、江丽婷撕破脸面了——

她隐忍成这样,不过是为了腹中的胎儿安生点,不想让小珠宝将来受牵连!

我在多年前,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婔姿珏然的评价,说《军夫请自重》是神作,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《军夫请自重》的小说来。作为婔姿珏然的好基友,真是一语成谶。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,婔姿珏然再也没有写出和《军夫请自重》一样有灵气的作品。个人认为婔姿珏然在想象力丰富,但是行文节奏松散,故事性弱,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。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