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东汉情.秀丽朝华》东汉情秀丽朝华全文免费阅读 BL 东汉情.秀丽朝华YD
《东汉情.秀丽朝华》东汉情秀丽朝华全文免费阅读 BL 东汉情.秀丽朝华YD

东汉情.秀丽朝华 张宁熙 著

邓婧瑶,阴丽华 互联网 已完结

更新时间:2021-02-26 11:17:13
火爆创作《东汉情.秀丽朝华》是张宁熙墨下的一本穿越风格的故事,天选人物邓婧瑶,阴丽华,书中主要讲述:除夕那天,整个阴府的人天没亮就忙碌不停。阴就和阴诉一早就来喊丽华出门——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她也不好继续窝再房里。况且连着几天都没有出门,无聊死了。早饭后阴识带着他们一起写新Chun对联,过后又和他们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除夕那天,整个阴府的人天没亮就忙碌不停。阴就和阴诉一早就来喊丽华出门——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她也不好继续窝再房里。况且连着几天都没有出门,无聊死了。

早饭后阴识带着他们一起写新Chun对联,过后又和他们一起比赛了一场蹴鞠。晚上一家人在团圆饭后一起围着炉子守岁,阴夫人便让丽华给几个弟弟唱歌。她微一思索,唱:“新年好呀,新年好呀,祝贺大家新年好!我们唱歌,我们跳舞,祝贺大家新年好!”她唱着唱着想起了从前和璐遥一起在学校联欢会上唱这首歌的情景,——她和自己同样卷入了时光黑洞,可是她现在在哪?她还好吗?还有那个可怕的杀人犯,璐遥不要遇上他才好。丽华想着想着,眼睛不由红了。

阴兴道:“姐姐怎么哭了?”

丽华噙着泪,手背一抹笑道:“没什么,姐姐三年没有回家,在外都是一个人过年。今年能和娘还有你们一起守岁,姐姐很高兴,太高兴了所以哭了。”

阴诉道:“这便是夫子说的喜极而泣吗?因为太开心了,流下高兴的眼泪。”

阴识向他赞许一笑:“诉儿的功课进步了。”又向她投去担忧的目光,知她定是想念自己真正的亲人了。

阴就道:“姐姐刚才唱的歌很好听啊,能教我们吗?”

阴丽华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,“好的。”

这些日子以来,在这个家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。阴就和阴诉和她无比亲近,阴识和阴兴对她也不错。而在阴夫人身上,她更是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。虽然她还是很想以前的那个家,很担心NaiNai一个人生活得好不好。可是她越来越适应现在的生活,很多时候她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是杨紫依,仿佛一直便是这阴家大宅中的阴丽华......

年初一。

清早,阴识带着全家人在祠堂祭祖,乞求来年阴家风调雨顺。过后,陆续有亲友拜访,大家都随着阴识在前厅应酬。

中午陪着客人吃饭,大鱼大肉在前的却得正襟危坐听阴识与来客畅谈政事,哪里吃得开心。

午饭后,一家人才到偏厅喝茶。阴夫人着人端出各式糕饼,笑着道:“看你们今天都没有吃什么,这些都是我下午到厨房里安排他们做的,都是你们爱吃的。”转向阴识说:“次伯,我很久没有亲手做藕粉桂花糕你吃了,今天也不知道做得合不合你胃口,你吃吃看。”

阴识谢过,拿起一块放入口中,赞道:“还是如以前一样好吃。”

阴就道:“我还是觉得婧瑶表姐做的要好吃一些。”阴诉表示同意。

阴兴道:“话多,有东西吃还堵不上你们的嘴。当初不是你们耍鬼注意,大哥怎么会总被邓婧瑶逼着吃她做的藕粉桂花糕?”他说这话是还扫了丽华一眼,阴就他们便不再说话,埋头大吃。

阴丽华见阴识一块接一块的将阴夫人做的藕粉桂花糕吃下,心下诧异:“婧瑶姐姐做的他尝都不尝,娘做的真有这么好吃吗?”也不禁伸手拿一块来,尝了尝。哇——怪怪的简直难以下咽,一点甜味都没有,他怎么能吃得下去呢?阴丽华疑惑的看着吃得香甜的他,那块糕握在手里丢也不是吃也不是。

阴就道:“大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吃娘做的这个糕,唯有哥哥说这糕独特,没有放糖,倒能品出桂花的韵味。”

阴诉道:“大姐可还记得,当年你身体不好,说喝药苦,又说娘做的糕不好吃,独独喜欢吃婧瑶表姐做的藕粉桂花糕。便对她讲......”他正说到此,阿晋来报:“夫人,大公子,邓晨公子携家眷拜访,正在大厅等候。”

阴识便对大家吩咐,“都不要吃了,有客人拜访,大家都出去迎客吧!”所有人便随着他陆续起身来到大厅。

一见面,邓晨一家就向阴夫人和阴识作新年道贺,阴母便将赏钱给了孩子们。邓婧瑶也来了,她今天打扮得额外隆重——穿着一袭翠绿镶明黄边的曲裾深衣,通身紧窄,下摆呈喇叭状。外衣交领微低,翻出一抹貂毛来。她向阴夫人说过恭贺的话后,便拉着丽华到走廊交谈。

她面色绯红的拿出一绣工精致的荷包来,低声道:“婧瑶亲手所做,还请丽华妹妹为我转赠与次伯表兄。”

阴丽华接过一看,荷包是浅褐色的锦缎做成,上面秀了两只戏水的鸳鸯,一看便知是表示情意之物。丽华心下一阵难过,勉为其难道点头同意。突然发现她今天未带藕粉桂花糕来,不由问其原因。

邓婧瑶收敛笑容,忧伤地道:“我每次都做,他却从不当我面吃,还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,回家后我免不了落泪。今日是初一,我不想自己在新年的第一天就伤心了,所以没有做。”

阴丽华听了也不禁动容,忽尔想到早晨看阴识将母亲做的藕粉桂花糕几乎吃光,想:“难道是哥哥不爱甜食,而婧瑶姐姐不知?哥哥又不好明说,以致她以为哥哥是不喜欢她才不吃她做的糕。”便道:“姐姐下次做时不要放糖了。”

邓婧瑶一呆,木纳纳地看着她。

丽华又道:“你们认识多年,你难道不知哥哥是不爱放糖的藕粉桂花糕的么?说甜味掩盖了桂花原有的清香了,他就是这怪口味的。”

邓婧瑶眉头一锁,双眸紧紧盯着她,那眼光像想把她看透看穿似的。阴丽华不禁害怕,可也不知刚才的话哪里出错了,便轻摇了摇她,“姐姐怎么了?丽华说错什么了么?”

邓婧瑶这才放松神色,柔和的笑道:“没有,我只是想自己怎么这么粗心。以前关于你大哥的事情,我时常问你的,唯独没有问你这件。”

阴丽华也松了口气,“原来如此,那我现在告诉姐姐了也是一样。这个荷包我必会帮姐姐送到,也希望大哥能珍惜姐姐一番深情。”说着握住邓婧瑶的手,她知道自己此生和阴识已无可能,看着有个女人这样的爱着他,心中也备感安慰。

邓婧瑶缓缓将手从她的手里抽出,淡淡的道:“外面凤大,妹妹身体弱,还是快进去吧。”即走进大厅,丽华也跟了进去。

邓晨一家留在阴府吃晚饭后,不多久,邓禹和邓奉也来了。他们两都穿着崭新的衣裳,头顶束发飘带。邓禹裹着件白狐裘披风,邓奉披件白虎纹毛裘披风,一见便知是两个有钱人家的翩翩佳公子。

他们向主家行过礼,又和邓晨夫妇打了招呼。邓禹便向邓婧瑶道:“婧瑶妹妹也在啦,好久不见,妹妹越发标致了。”

邓奉道:“奉好久没有吃到婧瑶表姐做的藕粉桂花糕了,记得小时候丽华妹妹最喜欢了,总缠着你做,你还不肯呢!”

婧瑶脸红道:“哪里,阴夫人的厨艺才好,我不过是这一道糕点做的还行罢了。”

阴就道:“表姐谦虚作甚,你那一道糕点可是我们的最爱。”阴诉也表示同意:“若不是有大哥,我们还不能常常吃到呢!”众人哄堂一笑,阴识习以为常,面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淡笑。

邓婧瑶躲到阴夫人身后,“姨母,他们总是欺负我。”

阴夫人这才道:“就儿,诉儿,还总是像小时候一样,戏弄婧瑶表姐,小心她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做藕粉桂花糕,看你们嘴馋时怎么办?”

阴诉和阴就想到怕以后没有好吃的,这才向她道歉:“表姐,我们以后不开这样的玩笑了,你不要生气。”

邓婧瑶大度的点点头,“你们说话可要算数。”

阴丽华没有说话,一个人坐在旁边的矮榻上吃瓜子。

邓禹走过去,看着那案上一堆壳,道:“吃这么多,小心舌头长泡。”

邓奉也过来道:“丽华妹妹,你不知道,这几日邓禹天天念叨着你,说什么时候再来找你玩才好。我总说快过年了,人家家里肯定忙得很,而且我们自己家里也是一屁股的事。他才捱到今天,送走了亲戚,晚饭一过便拉我来看你了。”他们两家比邻而居,两人从小长大,感情甚是亲厚。

阴丽华瞄他们一眼,“看我做什么,我可没有银子给你们包压岁钱。”

邓禹和邓奉哈哈一笑,邓奉道,“我们可不是来找你要压岁钱的,是想带你出去玩。”

阴丽华把手中的瓜子一放,兴奋的道:“真的么?可是天都黑了去哪里好玩呢?要知道我回府这么久还只是在去绸缎庄做新衣的时候出过一次门,就再没有出去玩过了。”

邓禹缓缓地道:“今天是初一,夜里的街上很热闹呢,我就和邓奉商量叫上次伯兄和你,还有阴兴他们几个一起去玩玩。”

邓奉看她那向往的神情,语气夸张地道:“何止是热闹,有卖各种新年小玩意儿的,卖吃的喝的,舞刀弄枪香炭吐火表演杂耍的。庙门口的街上有庙会了,还有人表演歌舞呢!

阴丽华不由更加向往,邓禹也道:“我们还可以去护城河边放水灯,听说那样许愿很灵的。”

阴夫人也开口道:“是啊,以前娘也去放过,当时许了个希望丽华能平安健康的心愿,现在还真就实现了呢!”

闻言阴丽华一呆,望了望阴识,见他也正望向自己,却没有发现邓婧瑶也正在看他们。

阴就和阴诉叫道:“我们也要去!”邓晨的三哥女儿也嚷嚷着要去。

阴识浅笑道:“你们跟着去做什么,都和兴儿一起乖乖在家。”

阴兴却道:“大哥,其实我也想出去玩玩的。”声音细小,和他平时的小大人相很不一样。

刘元扑哧一笑:“就让他们去吧,他们一年到头都是读书,青儿平儿她们也是难得上街,偶然也要开开心心的玩一玩嘛!不如——”她望一眼旁边似有心事的邓婧瑶,道:“次伯也陪婧瑶一起去吧。”

阴识一怔,见邓婧瑶正期盼的望着他,又是刘元开的口,不好驳回,只得点头应允,向邓晨道:“表兄也一起吧。”

阴夫人道:“你们大家都一起去吧,只有我老婆子眼睛看不见,就留在家里休息了。”

邓晨和阴识就领着众人出发。

以穿越为背景的小说很多,但《东汉情.秀丽朝华》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,张宁熙作为一名职业律师,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。在张宁熙的设定中,男主角(邓婧瑶,阴丽华)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,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。但实际上,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,随着邓婧瑶,阴丽华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,他似乎跳出了张宁熙的限制,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。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,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,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,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。扯远了,前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