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君上,请平身》心为身君 Basher 君上,请平身宫斗小说
《君上,请平身》心为身君 Basher 君上,请平身宫斗小说

君上,请平身 梦灵儿 著

慕容,明白 互联网 连载中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7:24:09
《君上,请平身》作者:梦灵儿,宫斗类型佳作,主角:慕容,明白,本创作书中主线围绕:他微微扬起头来,那比太阳还要明亮的眼睛,让一切春色皆失意。他表面上风平浪静,但那紧紧攥着信纸的手和眼里的失落,却暴露了他的心情。是的,此人,正是多日不见的妖孽慕容襄!“星辰,为什么?为什么你能嫁给他,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他微微扬起头来,那比太阳还要明亮的眼睛,让一切春色皆失意。

他表面上风平浪静,但那紧紧攥着信纸的手和眼里的失落,却暴露了他的心情。

是的,此人,正是多日不见的妖孽慕容襄!

“星辰,为什么?为什么你能嫁给他,却不能嫁给我?为什么?”慕容襄径直朝我走来,随即,便是劈头盖脸地一通质问。

这气氛,怪怪的,又有些微妙。

“因为……人妖殊途。”我半开玩笑,意图缓和一下这个怪怪的气氛,真的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硬。

“我跟你说正经事!你别再开玩笑了,行吗?”慕容襄走近,怒目直视。

“妖孽,话说,你这几天,都去哪儿了呀?”我别开脸,又微微退后,强行转移话题。

“暗夜星辰!不许岔开话题!正面回答我!”慕容襄按住我的双肩,不让我移动半步。

“因为,本宫不喜欢!以前不喜欢,现在不喜欢,以后也不会喜欢!”我挣脱他的钳制,直视他,也罢,总是逃避,也不是解决的办法,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把这件事挑明,跟他说个清楚!也让我们不再如此尴尬……“这样,你够明白了吧?”

“明白……”慕容襄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,脸上惨败异常,看来,是伤到他的心了。

“妖孽……还是以前那句话,我们,只能做朋友。”我终是心有不忍,忍不住补充了一句,试图安慰他一下。

然而,事实证明,这样说,不但没有缓和心情,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怒火。

“呵呵!”慕容襄冷笑连连,脸上全是讽刺之意,“暗夜星辰,你真够狠狠心的。”

“我们,永远是朋友,很好的朋友……”我柔和宽慰,毕竟,这件事,不怪他,当然,也不怪我。

“呵,朋友?我从来都不想与你做朋友!”慕容襄脸上的伤痛让人无法忽视,“我就不明白了!你既然无情,为何不无情到底?或者说,你只是针对我?你能接受他,却无法接受我!我就不明白了,我哪里比他差了?”

“或许,你该冷静一下。”我耐着性子,好言好语。

“冷静?发生了这种事,你叫我如何冷静?”慕容襄眼睛通红,已经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,“星辰,你跟我走。你能接受他,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情的!只要跟我生活一段时间,你就会发现,他不值得你留恋!”

如此借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,着实叫人不爽快。再者,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,他却完全不理不睬,依旧自顾自地反驳,根本没听进去我的忠告。

这般胡闹,再好的脾气也经不起折腾,更何况,我从不认为,自己有多么好的脾气!

“妖孽!别闹了。本宫已经成了他的妻子了!”我的好性子也被他磨光了,不由得语气重了几分。

“不可能!我绝不允许!”慕容襄似乎还没感受到我语气中的不快,依然大吼大叫,吵吵闹闹。

“妖孽,你清醒一点!本宫真的已经成为他的妻子了,昨日才拜了堂!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!”我强忍住不发火,语气却温柔不起来了。

“不!只要你愿意,这件事,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!”慕容襄没完没了地抢夺着话语权。

“胡闹!拜堂的事,怎么可以当做儿戏呢?那么多人看着,可都是见证人啊!你说当做没发生过,他们能这么说吗?而且,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算可以当做没发生,也还是发生了!你无法改变的!”我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分,你,别逼我发火啊!

“怎么不能改变?只要一封休书,你们的关系就结束了!一切,将会重新开始!”慕容襄似乎终于意语识到我几欲发火的际象了,语气放软了几分,“星辰,你相信我!里跟着他,还不如跟着我!他能像我这般了解你吗?你和他,根本就不适合!”

“适不适合,都是我们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我冷脸以对。

“星辰!我绝不允许你嫁给除我之外的人!”慕容襄强硬的态度丝毫没有改变,“所以……”

“如果,你敢动他,那么,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”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立即警告,得把他的恶毒计划扼杀在摇篮之中!

“是吗?我本就不想与你做朋友!”慕容襄似笑非笑。

“别逼本宫恨你!”我再次警告,发出威胁。

“恨吗?也好呢。”慕容襄似乎笑上瘾了,笑得更开怀了。

“你冷静点!”我莫名惊慌。

“当然,如果能不恨,那会更好。”慕容襄忽然又不笑了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“还好,你还尚存一丝理智。”我听他如此一说,倒也放心了不少,“妖孽,坐下来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“没什么好谈的。”慕容襄的态度依然强硬,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,“今日,你必须跟我走。否则,我就会不客气了。”

“你觉得,我会让你动他吗?”我皱起了眉头,他当真不把本宫的话放在心上吗?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。他是真不懂,还是装不懂?

“哼,我不动他,我只动你。”慕容襄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“你忘了当年的事儿吗?本宫可不是吃素的!”我笑得极为讽刺,别的不敢保证,这一点,我可有相当的自信。

“你以为,这些年,我为何不再有动静?真以为我放弃了?”慕容襄自信满满,笑容扩大了几分,“甚至,我还大大减少了与你相见的次数。”

“难道……”我忽有所悟。

“是的。今时不同往日,我,未必还会输给你!”慕容襄笑得甚是得意与自信。

“若你执意要用武力解决,本宫奉陪到底!”我颇为无奈,说真的,我不太愿意与他动手,毕竟,我们已是多年的朋友,如若真的动了手,怕是连朋友也做不成了。

随后,慕容襄脚踩虚步,犹如黄龙般走出到到虚影,忽而前,忽而后,忽而左,忽而右。

他手中的长剑早已被拔了出来,一朵朵青莲残影绽放,步伐凌乱,但是,却让人不可琢磨。

我于一飞冲天,于半空中,挥出手中的剑,“碰”地一下,与慕容襄的剑砸出了火花,同时落地。

我们刚一落地,就同时又冲向对方。

我走着梅花步子,瞬间,挥舞这剑,做右砍,形成了弧行的圆,而他也是同时对砍,一时之间,地上出现了无数的火星。

我们的步子极为迅猛,快得不可思议。

慕容襄又加大速度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猛地,刺出了一剑,刺向了的胳膊,却被我漂亮地避开了。

紧接着,又是一剑排出,出现一丝丝的寒气。同时,快速挥剑,形成了一个个的残影。

紧接着,仿佛一条巨龙从剑里出来,快速地就是一剑刺去,看着眼前突入起来的巨龙,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压。

幸而,我再次避开。

青气闪动,一柄青剑倏地刺出,指向本宫左肩。

我不等剑招定,腕抖剑斜,剑锋已削向他的右颈。

慕容襄竖剑挡格,“铮”地一声响,双剑相击,嗡嗡作声,震声未绝,双剑剑光霍霍,已拆了三招。

慕容襄的长剑猛地一伸,直砍我顶门。

我避向右侧,左手剑诀一引,青钢剑疾刺那他的大腿。

我们以惊天霹雳之势,迅速地与对方的剑对在了一起。

我们剑法迅捷,全力相搏。

已拆到百招,剑招越来越紧,兀自未分胜败。

只见寒光穿梭,宝剑挥砍。剑光剑影,交知交战。

瞬间,势气大长,转眼,脚下每一步,都是飞沙走石,尘土和石子从大地上,又掉在了地上。

每一剑刺出,都有石破天惊、风雨大至之势。一剑上挑三界,一剑刺破虚空,一剑斩断山河,一剑横砍星辰……

突然,我一剑挥出,用力猛了,身子微微一晃,几欲跌倒。

呵,不错,我竟险些输了!看来,这些年,他的功力,精进的当真不只一星半点!

慕容襄能与我对战成如此状态,足以证明,他的苦练不算白费!

便在这时,慕容襄的左手呼地一掌拍出,击向我后心。

我向前跨出一步,避开他的攻击,手中长剑蓦地转圈,喝一声:“着!”

慕容襄的左腿已然中剑,腿下一个踉跄,长剑在地下一撑,站直身子,待欲再斗,我已还剑入鞘,笑道:“妖孽,承让,承让,伤得不厉害么?”

慕容襄脸色苍白,咬着嘴唇道:“多谢剑下留情。”

留下这么一句话,他,竟然就离开了。

我愕然,这就放弃了?难以置信……

他们先后离开,如今,便只剩下我独守空房,孤家寡人。

其实,不知道,我同意嫁给夙沙烈焰,最大的原因,不仅仅是我对他有着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复杂情感,还是我们达成的那个协议:只要我应下这门婚事,他便回宫,夺回那个本就属于他的位置。

然,这件事,我不能告诉他……

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宫斗小说,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(慕容,明白)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。作者文笔不错,虽是系统文,但主角(慕容,明白)并没有很依赖系统,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。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《君上,请平身》的味道,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,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,期待后续。。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