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》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免费阅读 忠犬攻 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弱受
《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》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免费阅读 忠犬攻 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弱受

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 慕溪 著

尚岩,易轻尘 互联网 连载中

更新时间:2021-02-18 18:04:48
此回小编推送给各位小说迷们慕溪原创网络小说《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》,主角是尚岩,易轻尘,功力深厚跌宕起伏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精彩内容 从诊室出来,我要把仔仔接过来,易轻尘不给,他沉默的样子让我觉得好压抑,我忍不住吼了一嗓子,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!”“怎样?”易轻尘问道,面上没有一丝波澜。“你既然已经决定和宋小姐破镜重圆,又何必和我拉扯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从诊室出来,我要把仔仔接过来,易轻尘不给,他沉默的样子让我觉得好压抑,我忍不住吼了一嗓子,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!”

“怎样?”易轻尘问道,面上没有一丝波澜。

“你既然已经决定和宋小姐破镜重圆,又何必和我拉扯不清,拖着我这样一个老女人在你们中间打转,有意思吗?”我冲他嚷道。

易轻尘一手抱着仔仔,一手把我摁在墙上。

“该说这话的不是我吗,纠缠不清不是你和姓尚的吗,每次都说要对我好,结果转脸就和他搂搂抱抱,你有没有认真思考下,问题到底出在谁身上?”

他看起来是真的怒了,俊眉紧紧皱起,目光如刀划过我的脸,每一个吐字都咬得很重。

“我和尚岩什么也没有,只是每次都巧合被你撞到而已,你每次转身就走,有没有给过我解释的机会?”我也瞪着他,去***,豁出去了,爱咋咋地!

“所以你要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误会吗?”易轻尘看着我,还想要说什么,外面突然呼啦啦涌过来一群人,抬着一个人往急诊室这边跑,血滴滴答答淌了一路。

“九爷,九爷,你再坚持一下,你可不能丢下兄弟们呀!”有个人边跑边大声喊道。

这一声九爷喊得我心头一震,我扒开易轻尘的手冲了过去。

人太多,影影绰绰的我也看不真切,但是那一抹桃红的衣角让我瞬间呼吸停顿。

“尚岩!”我试探着喊了一声。

我的声音并不太,所有的人都在紧张伤者,没人理会我说了什么,我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喊了一声“停”,人群一下子停了下来。

“阿音,是你吗?”那声音问道。

我便确定真的是尚岩。

人群闪开一条缝,尚岩满身是血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“尚岩,你怎么了?”我分开人群冲到他面前,看到他腹部还有血在往外冒,吓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尚岩已经有些神智不清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冲着我咧嘴一笑,嘴里都是血,“没事,跟人打了一架。”

“都这样了还说没事,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?”我吸着鼻子说道。

“别哭!真没事!”尚岩费力抬起手,抹掉我眼角的泪,“阿音,你放心,就冲你这一滴泪,我也死不了!”

“九爷,有话等出来再说吧!”旁边有个人急切道。

我回过神,忙催着他们进去。

“阿音,你在外面等我好不好?”尚岩抓住我的一根手指,孩子一样乞求。

“好,我等着你,一直等到你出来!”我安抚他。

他倦怠一笑,松开了我的手。

我看着他被抬进去,两腿一软,差点瘫在地上。

一只大手及时抓住我,把我拉了起来。

我抬头一看是易轻尘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,这下好了,真的解释不清了。

“孩子妈呢?”易轻尘问出一个不搭边的问题。

“这是陈蔓的孩子,她在心脑科的病房,她婆婆在住院。”我说道。

易轻尘把我摁坐在长椅上,抱着仔仔大步而去。

我脑子乱乱的,没法思考,眼睛盯着急救室,思想不知去了哪里,少顷,那些抬尚岩的人出来了,急诊室的门也随即关上。

其中一个人走过来说道,“阿音小姐,九爷说让你不要走,等着他。”

“好好,我不走,我等着他。”我机械似的点着头,问那人尚岩到底是怎么受伤的。

“就是跟人打架了。”那人说道,别的不肯多说。

我当然不会信。

我看着他,觉得有点面熟,好像在哪见过一眼。

“你叫什么来着,我们是见过的吧?”我问他。

“我叫阿武。”他说道,“上次在夜阑珊,你喝醉了,有个无赖……”

“噢噢,对对对,阿武。”我想起来了,那天在夜阑珊就是他把那个猥琐男带走的。

阿武让跟来的那些人都回去,他自己留下来守着,我俩并排坐在椅子上等。

过了一会儿,易轻尘和陈蔓一起回来了,陈蔓平时挺讨厌尚岩的,现在听说他随时有生命危险,也跟着着急。

“我就说他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不靠谱,你看看,现在自己小命都要不保,迦音,幸亏你当初和他分了……”陈蔓絮絮叨叨地说道。

“别说了。”我小声制止她。

易轻尘本来就不爽,让他听了又生闷气。

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易轻尘说道,想了想又嘱咐我,“手上的伤记得换药,医生说的注意事项都要遵守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“谢谢你!”我说道,语气多少有些生硬。

易轻尘张张嘴,终究没再说什么,转身就走。

这时,急救室的门打开了,一个医护人员大声道,“你们谁是家属,血不够了,快点跟我去做配型!”

家属?我们几个全站了起来,但是没有一个是家属。

“他什么血型?”我急切道。

“O型,O型,你们谁是,抓紧时间。”

我不是,陈蔓也不是,阿武也摇了摇头。

“医生,麻烦你再拖一会儿,我马上打电话叫我们兄弟们都来,总有一个是的。”阿武握着医生的手说道。

“这个拖不了多久的,如果能拖,我们就从中心血站调了!”医生说道。

“那怎么办?”阿武脸都白了,“医生,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呀,我们九爷不能死……”

“我来吧,我是O型!”易轻尘又走了回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医生已经拉着他跑走了。

不管怎么样,尚岩总算是有希望了,我抹了一把汗,重新坐回去。

没办法,我腿软的站都站不住。

面对死亡,我们谁都没法淡定。

易轻尘和尚岩相看两厌,关键时刻居然能挺身而出,可见他外表再冷漠,内心也还是火 热的。

我以为自己很恨尚岩,很讨厌尚岩,他一出事,我还是吓得魂飞魄散。

连陈蔓都在为他担心。

说到底,我们压根就不是那狠心的人。

这世界也许真的越来越冷漠,人们也许真的越来越无情,但总有一些人是有情的。

所以,我们什么时候都要怀抱希望,心存感恩。

抢救一直进行到午后才结束,尚岩有惊无险,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。

这其中有易轻尘一半的功劳。

易轻尘为他输了800毫升的血,现在在病房休息。

尚岩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,一时半会的也醒不了,我记起今天是周五,就让阿武先守着,自己去幼儿园接妞妞。

回来的时候,易轻尘已经走了。

我心里空落落的。

陈蔓婆婆的病情好转,闹着要回家,陈蔓就给她办了出院手术,带她回家了。

陈蔓本来还想把妞妞带走,我怕李腾达再回去闹,就没让她带,让她有事打电话。

晚上,我想带妞妞回家,阿武苦苦哀求,让我不要走,说尚岩万一醒来看不到我,会影响情绪。

他不知用什么法子弄了间VIP病房,让我和妞妞在里面睡,他一直守着尚岩寸步不离。

第二天早上,尚岩醒了,我们穿了隔离服进去看他,他见到我和妞妞特别开心,笑得眉眼飞扬,一不小心扯动了伤口,又疼得直咧嘴。

我悬着的心才真正放下了。

由于重症监护室不能长时间停留,我们很快得出去,尚岩很不爽,勉强待了一上午,下午死活要出来,最后医生没办法,把他转进了那间VIP病房。

妞妞真的很喜欢他,几乎寸步不离的陪着他,两个人头挨着头说悄悄话。

天快黑时,易轻尘来了。

尚岩误以为易轻尘是来接我的,板着脸让他走。

“尚岩,你别这样,昨天要不是易总给你输血,你都没命了。”我柔声劝他,想让他们缓和一下。

谁知尚岩一听是易轻尘救了他,当场大发雷霆,抓起手边的水杯砸了出去。

“谁让他给我输血的,我不要,叫医生来,我要把血还给他!”

“还血?”易轻尘笑起来,“血可以还,但是你要明白,那怕你现在死,你也不能抹杀我救你命的事实。”

尚岩气得脸都黑了,冲他歇斯底里地喊,“滚!滚!滚!”

易轻尘居然真的走了。

“轻尘!”我追出去叫住他,“我想知道,你和尚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易轻尘定定地看着我,沉思良久,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告诉我时,他忽然长叹一声,说道,“还记得我讲过的那个被我妈害死的缉毒警吗?”

“记得,怎么了?”我疑惑道。

“他就是尚岩的父亲!”易轻尘说道。

我捂住嘴,愕然看着易轻尘,他的话好似一声晴天霹雳,炸得我脑袋嗡嗡作响。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所以尚岩他……”

“所以他恨我们!”易轻尘说道,“他利用我***毒隐,折腾她,羞辱她,他让全城所有的同行都不许给我妈货源,他让她像狗一样跪在他面前求他,然后每次都会通知我去付钱。”

“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从尚岩的立场出发,他确实有足够的理由恨,可是,这恨意未免太恐怖,太……

这本《盛宠二婚:新夫唯妻是从》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婚恋小说,情节拖沓,人物性格转变矛盾,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。窃认为,现在网文要想达到“文以载道”是不太可能的,但是“文以载时"确是不难的,慕溪这本书,我觉得,当之“文以载时"绝不为过。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,很多人包括我,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,但是然后呢?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