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》摄政王的心尖妃 小说TXT 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猎奇
《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》摄政王的心尖妃 小说TXT 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猎奇

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 水上漂的龟 著

宗褚,侍卫 阅文集团 已完结

更新时间:2021-01-12 17:06:35
《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》为水上漂的龟撰写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书中主线围绕:“起轿~”轻尘才上轿,宦官尖锐的声音便在外面响起,一路撒着花瓣,一路吹着唢呐敲着锣鼓,一路被人当作猴子一般的观看了长达两柱香的时间之后,鸾轿终于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来到了皇宫门口,想起两个月前她和宗褚相隔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“起轿~”轻尘才上轿,宦官尖锐的声音便在外面响起,一路撒着花瓣,一路吹着唢呐敲着锣鼓,一路被人当作猴子一般的观看了长达两柱香的时间之后,鸾轿终于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来到了皇宫门口,想起两个月前她和宗褚相隔十年的初次见面,没想到一晃眼,她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了。人生的际遇真是令人捉摸不透,不到最后,永远不知是怎样的结局。

还有多日不见的王丰,还有一如往常出现在宗褚身边的张阳,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,认识的不认识的,都到场了。轻尘任由嬷嬷将她搀扶着下轿,然后踏过火盆,来到宗褚身边,将彩球的另一半送到宗褚手里。

“朕的皇后,朕来接你了。”宗褚上前,接过嬷嬷手中的彩球,靠近轻尘耳边,吐气如兰的说道。

感觉到宗褚将什么东西系在了轻尘腰上,轻尘低头一看,那熟悉的玉佩此时正安安稳稳的挂在轻尘的腰上。轻尘满意一笑,看来宗褚果然说话算话,这是他们那日的约定。

而一旁的完颜积木看着轻尘恢复正常的双腿,心中大石缓缓放下,幸好宗褚将贺礼给轻尘了。可是转念一想,难道宗褚知道轻尘的双腿的事?那他们两岂不是早就认识……

宗褚什么的苍野却是一瞬不眨的看着轻尘,今日的她,美得更加不像话。那大红色的礼服将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的白皙,盈盈一握的腰身,整套礼服都恰到好处的衬托出轻尘的美,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。

宗褚拉着彩球的一端,将轻尘缓缓的牵着进入皇宫,轻尘这才发现,整个皇宫都披上了一层红,红色的地毯,红色喜字,红色的门帘,总之一切的一切,都是红色的,耀眼得像鲜血一般的红。

“娘娘,我们回去吧。”不远处一座高高的钟台上,苏浅看着面无表情的璹嫔娘娘王伊犁,担忧的道。

“等我再看看。”王伊犁依依不舍的看着那一片血红的天地,眼中只有那两个相携而伴的身影,当初她进宫,不过一台八人大轿,已经是看在她父亲王岩大将军的面子上罢了。什么红色的新娘服,什么喜字,什么庆典,通通没有。

“新人欢喜旧人哀~”王伊犁轻声说道。“娘娘,您说什么?”风太大,苏浅没有挺清楚王伊犁的话。

王伊犁双手背在身后,远远的看着那对红色的身影,双眼如褚般漆黑,“谁输谁赢还未成定局,何必这么早下结论。”

轻尘随着宗褚一路慢慢走向乾坤宫,要先在乾坤宫举行封后大典,然后在交泰殿举行跪拜礼,最后在烽火台完成最后的仪式——获得皇室的认可,得到死后入墓皇家陵园的资格,只要历代的皇后才可以。

待轻尘和宗褚两人行至乾坤宫时,早有人在乾坤宫等候,不是别人,正是轻尘的娘家人——夜澜。还有吏部尚书刑榭,大将军王岩,三人并排站在门口。

“参见皇上,参见皇后娘娘。”看着相携到来的宗褚和轻尘,夜澜老泪纵横的道。

其余两人也异口同声的道:“参见皇上,皇后娘娘。”他们对轻尘的尊敬,可不如夜澜这个夜家人。

“宣旨吧。”宗褚对夜澜淡淡的开口道。

夜澜从袖中取出封后圣旨,缓缓打开:“奉天承运,宽温仁圣皇帝制曰:自开辟以来,有应运之主,必有广胤之妃。然锡册命而定名分,诚圣帝明王之首重。夜邪之女,秉德柔嘉,持躬淑慎。朕登大宝,爰仿古制,册为佳玉皇后。北国二四七年九月初九。”

圣旨一出,众人皆匍匐在地:“参见佳玉皇后。”震耳的声音在乾坤宫上方久久徘徊,不曾散去。待在乾坤宫行完封后大典后,便要在泰和殿,也就是轻尘以的凤宫举行跪拜礼。众人又随着宗褚的轻尘的步伐朝着泰和殿走去。

本来行跪拜礼是要对双方的长辈行礼,可是碍于两人双方都没有父母长辈,而两人身份又极为特殊,没人敢来充当这个父母亲的位置,无奈之下,不知是谁想出对牌位行礼。起初宗褚不同意,可是在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下,宗褚终于妥协,轻尘到是觉得无所谓,跪牌位总比跪王落雁那种女人强得多。

两人手持同心结,对着桌上的四个牌位一一行礼跪拜。明明是好好的一场婚礼,可是却感觉阴森森的,让人有点不寒而栗。

“我才不要跪牌位呢~”完颜静小声的嘀咕道。完颜三郎闻声回头,狠狠的瞪了一眼完颜静,真想把她的嘴封上。三叩首之后,轻尘终于被送进洞房,可是还没有结束,不到一会儿便有人来告诉轻尘,让她换上皇后的正装,去烽火台。

轻尘看看外面的天色,已经晌午过了,此时正是最为炎热的时候,昏昏沉沉的,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。“好,我马上出来。”吩咐锦绣去打一盆冷水,让她洗洗脸清醒一下,轻尘对外面回报的侍女说道。

可是轻尘洗完脸之后,还是感觉到迷迷糊糊的,头也越来越沉,最后看到的,是锦绣那张担忧着急的小脸。

宗褚在行完跪拜礼之后便先行去了烽火台举行祭拜仪式,若想要轻尘百年之后入得皇家陵墓,与他同穴,这是必不可少的,说白了这步就是得到宗家长辈认定的仪式。可是直到宗褚举行完了仪式,还是没有看见轻尘的身影,派去催促的人儿一波又一波,可是始终没有回音。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,宗褚的心也随之提起,轻尘究竟是去哪里了?难道是中途反悔了吗,早上就不应该先给她玉佩,他就知道!

当宗褚着急忙慌的赶回皇宫时,不出意外的,只看见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侍卫和宫女。“给朕把她们弄醒。”随手一试,并没有断气,看来来人有手下留情,宗褚忍住心中的暴怒,对底下的人吩咐道。

侍卫冷水一泼,地上的人们立即一个激灵全部醒了过来。“皇后呢?”宗褚已经换了龙袍,此时的他,眼里散发着骇意,让人不想靠近,也不敢靠近。

“皇上,您救救我家主子。”一个小丫鬟跑上前来哭天抢地的抓着宗褚的下摆哀求道。

“你是轻尘的侍女?”宗褚打量了许久,终于在脑海中搜索出眼前人儿的信息,好像是几天前随同轻尘一起来宴会的那个侍女。

锦绣点点头,口齿不清的道:“对,奴婢是主子的侍女,皇上,您救救我家主子吧,她被人掳走了。”说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,伤心欲绝的样子看着委实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婢女。

宗褚一愣,不敢置信的看着锦绣:“你说什么?”什么叫被掳走了,在这守卫森严的皇宫,竟然有人可以将他的皇后掳走?“有看清楚是何人掳走皇后的吗?”

“奴婢没有看清他们的长相。”锦绣摇摇头,奴婢正在帮娘娘换衣服,忽然外面吹进来一阵风,然后奴婢就倒下了,倒下去的时候,只来得及看见一群黑衣人进来将皇后娘娘打晕带走,没来得及看见他们的长相。”

“岂有此理!”宗褚听后脸上的青筋暴起,不断的喘着粗气,仿佛这样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。“都去给朕找人,找不到通通都别回来了!”看着身后跟随而来的侍卫,宗褚将所有的怒火发在他们身上,连一个人都看不好,还要他们何用。

完颜一行人看着眼前突变的状况,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,完颜积木一句话不说的保持沉默,而完颜静却是十分高兴,因为她就是不想看到那个女人好过,只要她不开心,那她就很开心。真正担心的是吉尔,自从知道轻尘被人掳走之后,便整个人坐立不安的,“三哥,你帮忙找找美女姐姐好不好?”拉着完颜积木的衣袖,哀求道。

“找什么找呀,说不定人家是自愿走的呢,跟那个野男人私奔去了。”完颜静不是没有听说轻尘前段时间闹出来的绯闻趣事,当下面带嘲讽的道。

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见了男人就往上贴,不要脸。”吉尔正担心轻尘的安危,没想到完颜静竟然如此侮辱轻尘,吉尔再也不顾上什么场合,恶狠狠的还击道。

宗褚看着争执不休的两人,强忍住心中的怒火:“够了,都给朕住嘴。”

而苍野只是冷冷一笑,他早就觉得两人之间有问题,现在看来他的猜测果然不假。

“怎么了,你怀疑是我们将人掳走的?”完颜静暴跳如雷的看着宗褚虽然她很不喜欢轻尘,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想到掳走轻尘。

“这个皇宫里面,除了几位和你们的侍从,再无别的异国人。”宗褚被轻尘的失踪冲昏了头脑,现在的他看着每一个人,都觉得是罪犯。

完颜静不敢置信的看着宗褚,这男的怎么这样,看不好自己的女人跟别人私奔了,现在还来这里怀疑他们,“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你们北国内部人自己做的,然后再借此机会冤枉到我们头上,届时挑起两国战争,这想必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吧!”完颜静好歹是皇家女子,虽然有些嚣张跋扈,可是一出事,便会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国家大事上去。

这也不能怪她,要怪就怪这夜轻尘失踪得太突然,太离谱。

水上漂的龟写了很多小说,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,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,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。这本有点带着水上漂的龟自传意味的《娇妃缠情:夫君坏坏,别乱来》同样如此,与其说它是小说,它更像是一部散文。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,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,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。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