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神王宠妻记》绝色神王宠妻无度 BL 神王宠妻记H
《神王宠妻记》绝色神王宠妻无度 BL 神王宠妻记H

神王宠妻记 XWY 著

严磊,冀承雪 阅文集团 连载中

更新时间:2020-07-04 12:14:32
传奇人物是严磊,冀承雪的佳作《神王宠妻记》此文是XWY墨下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无与伦比剧情环环相扣,绝对是推荐阅读的独家完整版小说,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狠狠吐槽过,她才发现之前的“死胡同”默默让出一条路,直通向领奖台。“谢喽!”俏皮的冲两边笑笑,楚奕苒登上领奖台,独留下一大批心脏漏拍的“死胡同”。有人说:“我决定了!从今天开始粉楚奕苒。”也有人感叹,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狠狠吐槽过,她才发现之前的“死胡同”默默让出一条路,直通向领奖台。

“谢喽!”俏皮的冲两边笑笑,楚奕苒登上领奖台,独留下一大批心脏漏拍的“死胡同”。

有人说:“我决定了!从今天开始粉楚奕苒。”

也有人感叹,“Oh~我女神真可爱!”

啧啧,这个看脸的时代。——匿名女1、2、3……

台上,

因为奖项总归就这几个学生,冀承雪几人从上台后就没下去过,现在楚奕苒上来了,三个人眼睛都擦亮了。

不为别的,

——凑热闹。

谁叫楚奕苒这么惹眼,走到哪惹到哪,明显惹火上身的体质,就算同为女子的夏研染已经是校花般的存在,尤自愧不如。

这得是怎样的爸妈才能生出这样的基因啊!令人感慨。

“市级优秀班干部——楚奕苒。”严鹤照念不误。

他儿子来了兴趣。

严磊好奇的看向楚奕苒,问道:“苒儿,你是什么班干部啊,看不出来这么厉害!”

冀承雪拔尖耳朵,他也好奇。

三人旁若无人,围绕着楚奕苒。谁知道那人只是笑语嫣然,在看花眼了谁还记得思考,只是重复着,“小组长啊,小组长好。”

严父、冀承雪、夏研染:?!

(分解:

严鹤:完了,儿子傻了,晚上要怎么和芸儿交代?

冀承雪:你傻吗?她逗你的还真信。

夏研染假装路过:我不认识他。

楚奕苒:嘿嘿。来自关爱智障的眼神。)

“还有这种操作?!”严磊一惊一乍,但是没有人理会他,果断举着“关爱智障,人人有责。”的旗帜,做着莫不关己的无视。

显然是小看了严可爱的逼逼叨能力。

为了证实自己的存在感,严磊可是很卖力的,他已经顾不上人前人后,攀上冀承雪的胳膊,头往他后背心钻,“喂,陆程雪,你也是当了小组长才当上优秀班干部的吗?我说我怎么没有呢,你这家伙真是不够意思,当了小组长也不告诉我……早知道我也要当小组长。”

“闭嘴。”冀承雪不耐烦,拖着严磊像条死狗一样。

眼看要被拖走,严磊急的拍打,“喂,你干嘛?我还要领证书……”

嘴里喋喋不休,“混蛋,放开劳资,信不信我咬你,啊啊啊啊——”

后面的话直接嗝屁。

严磊脑袋上挨了一记,傻懵的当下只会在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哀嚎。

他听见冀承雪对着自己严厉的指责,“别吵!”

然后,抬头对上他喜欢的那双眼睛。只是转瞬,又从她的脸上移开,“苒儿,帮我们领一下……谢谢。”

“走了。”冀承雪笑笑。

也不知道最后这句话是对着楚奕苒还是对着严磊说的,可是严磊就是听懂了,

——那句话是对一个人的告别。

因为他在抬头时对上的那双眼睛,

——淡淡的落寞是孤独转身,掩藏在背后不想被那个最重视的人直视到的尊严。

想要安抚,可他不能大声,就连刚才的叫嚷都是贴着冀承雪的耳朵。躲在他的身后面,为了掩藏他的偶像包袱。

所以,这句迟来的安慰是在离开颁奖台后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严磊甩甩手,却不是为了摆脱。

好像听见什么有趣的笑话,冀承雪骄傲的扬起头颅,“呵!”

冷笑。

一如最初的高高在上,也是严磊最不喜欢的“跋扈”样子,可就在这时,让他看的出神。

本就相看两相厌的两个人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生转变……

严鹤:“优秀学生会干部——严磊、陆程雪、夏研染。”

“社会先进个人奖——严磊、陆程雪。”

“国家技术发明奖——陆程雪。”

“XX奖——陆程雪。”

陆程雪、陆程雪……

楚奕苒已经麻木。

手里的奖项在眼前一张张往上堆时,她似乎感觉到耳边一直有回音在一遍遍的重复这位校园红人的名字。

不重的分量却把人打击的遍体鳞伤,尤其是放在最顶上的那张国家级奖项,大红的颜色显眼到迫使人双手托举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对它献出最崇高的敬意。

“这才是学神。”楚奕苒咂嘴,感觉心肝都在跟着发颤,因为前世的陆程雪根本就没得过国家级奖项。

没想到这一世他的残魂回到本体,整个人都蜕变了。

按捺下心惊,楚奕苒微笑着站在台上,和数名校领导、老师、同学合影,等她淡定的扬起嘴角时,余光瞥见台下的两个人,一人高傲昂头,一人笑容灿烂。

好像两人的相处还不错。

楚奕苒望着他们,接着被人牵住手塞进他的校服口袋里,温柔备至的按压着她的手,一点点搓热驱赶掉寒冷。

校长的话音也在一项项奖项中落音,随之而起的音乐是云墨毅最熟悉的那支天鹅舞曲。

云墨毅眉头微蹙,本该排在最后面压底的芭蕾舞曲,不知道是什么因素被提到第一个。

正当他思考要怎样脱身,楚奕苒的手已经脱离他的掌心,落下一句“我去换衣服”,就走了。

也好在是她的决定,云墨毅才能躲进厕所里,换上一身,为他量身定做的芭蕾舞服。

不得不说行走的衣架这句话不假,仅仅薄薄的一层布紧密贴合在云墨毅傲人的身躯上,更加衬托出他肩膀的宽阔伟岸,令人安心的感觉。再者是肌肉紧实的胸膛,仿佛一头扎进去就可以听见有力的心跳声,光是这么站着就足以另所有女生脸红心跳,简直是完美到只能接受人仰望,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。

满意的收拾好。

云墨毅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副黑色连体袜,左右纠结着要先穿哪一头时,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,出现的就是一副楚奕苒穿打底裤的样子。

本着照猫画虎的打算,云墨毅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进行,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粗重的喘息。等到音乐声第三遍响起,云墨毅才匆匆洗了手,套上芭蕾舞袜,从另一边的暗门悄悄摸上舞台。

这时,主持人正在舞台上云谈海聊。云墨毅听的震耳欲聋,等走到尽头才看清台上的一男一女,其中一人他还见过,就是那个想抢他老婆的那个人(严磊气哭)妹妹。

叫什么“苒”?

正当他照在楚奕苒的名字思考时,一番简单的开场白结束,夏研染和那个男生主动退到台下,把舞台留给今天最闪光的女主角。

楚奕苒就是在这些,或看戏或期待的瞩目礼下,映衬在一束镁光灯底下。

之前放错的天鹅舞曲再次徘徊,美丽的天鹅身穿白色舞裙站在众人视线里,将摆好的动作恰到好处的体现出天鹅的高贵和柔美,尤其是那只伸出的玉手像在接受一位绅士的吻手礼,触人心弦。

唯一让人心空的也在那只手上,如此美好却不会被人牵起,光是如此想着,底下就有一大片人心碎。

仿佛音乐再怎么运作,那只手都会被定格在一处。

台下已经有人跃跃欲试,扬起与之相对的右手,不禁想象起它带来的柔软。

仿佛只要轻轻一握就可以牵住她,的错觉……

那种意犹未尽、勾人心弦,实则却是吊足人胃口的舞姿,楚奕苒将它运用的淋漓尽致,一边跟着音乐舞动,一边卖力扭动腰肢,尽可能的将身上所有的优点呈现在一支短短三分钟的舞上。

美妙绝伦。

仅从底下人忘我的神情中,足以说明一切。

突然,

凌空的手指尖出现两朵仙花,一朵暗如墨,一朵艳如骨,是最吸引人犯罪的黑暗系。

猛地一挥,紧跟着是一颗颗心脏的跳动声。升腾的奔律,一墨一紫间相偕、碰撞,与此同时,出现的,还有今天的另外一位主角。

就像所有人的反应,楚奕苒猛地屏息,感觉到手指间穿插过的温暖,她才敢相信,眼前这位身穿黑色芭蕾舞裙的绅士正是她的Mr.Right。

【你怎么来了?】楚奕苒压抑住心中的狂喜,在心境里问话时带着斥责,倒更像是一种另类的撒娇。

忍不住执起她的手指在指尖细细摩挲,又呵护又沉溺。云墨毅笑看着她,同样回以只有她们两人听得到的情话,【你在的地方就会有我。】

半蹲下身,云墨毅的唇映在楚奕苒的手背上,像初雪融化,酥酥痒痒又温柔至极。

所有的话都融在这一吻之上,楚奕苒随着他的舞步探向今晚最明亮的星光。——国庆

(正篇完结,之后番外和全文整改会相继码完)

说实话,这本小说《神王宠妻记》我不大看得进去,但是完本感言,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,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,桥段太老了,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,回到《神王宠妻记》,作者(XWY)说写这本书的初期,抑郁,对人生前途迷茫,于是他想改变自己,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,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,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,我尝试过,当然我失败了,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,也只能这样了,小说有完结的一天,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,再走另一段,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,遗憾自己不够努力。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