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邪王独宠逆天医妃》邪王独宠逆天医妃男主叫南宫什么的 冰山攻 邪王独宠逆天医妃猎奇
《邪王独宠逆天医妃》邪王独宠逆天医妃男主叫南宫什么的 冰山攻 邪王独宠逆天医妃猎奇

邪王独宠逆天医妃 荼蘼青 著

苏文欣,王爷 互联网 已完结

更新时间:2020-06-26 18:00:39
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邪王独宠逆天医妃》的网络故事,是作者荼蘼青笔下的架空作品,佳作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,值得一看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。他口中的那匹烈马,像寻常的马匹一般,只是哼哼唧唧了两声,在原地打了两圈转。然后温顺的立在了那里。霍云天眼眸一睁,两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,不是吧,这马……改性子了?要知道,当时他可是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书本点评

他口中的那匹烈马,像寻常的马匹一般,只是哼哼唧唧了两声,在原地打了两圈转。

然后温顺的立在了那里。

霍云天眼眸一睁,两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,不是吧,这马……改性子了?

要知道,当时他可是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!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霍云天根本不会相信。

“这是烈马?”前头的轩辕昀烈速度慢了下来,怀疑的瞅了一眼身后的霍云天。

霍云天此时一脸便秘的表情……

他好郁闷……

驯马可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本领之一。为毛他驯了好几个月都未驯服的马,那个娇小的女人才一个眨眼的功夫就骑上去了?

苏文欣上了马背之后,并没有急着让马跑起来,而是让马在原地走了几圈之后,这才开始拉扯缰绳。

白马仿佛十分清楚苏文欣的心思一般,在她拉动缰绳的时候,适时的走了起来。

一开始速度缓慢,走了十来步之后,越来越快……

马场上,娇俏的女子英姿勃发,一身素色长裙在风中飞舞着,胯下的白马时而急促时而缓慢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“这女人……到底是谁?”霍云天早已经好奇不已,“你一定要把她介绍给我!”

霍云天追着轩辕昀烈的步伐,眼睛却始终落在远处的那一人一马身上。

半点也舍不得移开。

轩辕昀烈那张妖邪的俊脸,皱了起来。

“本王的女人,不要肖想!”他警告道。

“呃,啊?”霍云天是惊讶,同时也是遗憾。

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,原来这女人已经有主了……这主还是自己万万不能得罪的主。

正所谓兄弟妻不可欺,看来这辈子他是没有机会了。

远远的看到轩辕昀烈和那白衣男子一前一后出了马场,苏文欣骑着白马在马场里再转悠了几圈。

天空已经放晴了,跑了这两圈之后,苏文欣明显的感觉到热了。

额头上已经出了一额头的汗。

“飞雪,我们回去歇歇。”飞雪是苏文欣刚刚在和小白马交流的时候给它取的名字。

走出围栏后,苏文欣从马背上跳了下来。

“简直不敢相信,这匹马竟然这么听姑娘的话!”之前那小厮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“我也觉得我和飞雪很投缘。”苏文欣笑着道。

“飞雪?”她话刚落,只见一个疑惑的声音从她背后传了过来。

苏文欣转身一看,正是之前在马场里和轩辕昀烈一起骑马的白衣男子。

之前没有看到他的面容,此时看清了他的面容,苏文欣惊了惊。

好俊的公子!

他的俊虽然比不得轩辕昀烈那么邪魅,却也十分的亮眼,让人一看就能注意到。

另外,那张英俊的脸庞上扬起的阳光般的笑容,也给他加分不少。

“恩,我叫这个名字的时候,发现她似乎比较喜欢,所以就给它取了这名字。”苏文欣摸了摸飞雪脖子上的鬓毛。

“一脸脏兮兮的,不去洗一下,不知道会吓到人么?”一旁全程被无视的轩辕昀烈明显不满,身上的寒气都冷了好几度。

“是,我这就去洗!”

苏文欣脸上的笑容凝了凝,尽管和他相处得不多,不过她知道,这是他“发神经”的前奏。

所以她还是乖乖的远离的好。

从马场回道清汐殿,由于出了一身热汗,苏文心吩咐玉儿去打水过来给她沐浴。

不过,玉儿的热水没有等来,倒是等来了轩辕昀烈。

轩辕昀烈已经换下了身上的玄色长袍,改而换上的是一件轻便的素色长衫。长衫没有袍子那么宽大,裹在他身上隐约间能看得到他比例完美的身材。

苏文欣站在那里没有说话,怕自己一开口又得罪他。

这男人的性格是真的不好,动不动就翻脸。

本来就一身寒气压人,动起怒来还真让人吃不消。

“要沐浴?”轩辕昀烈看了一眼摆在房间内的空木桶,明知却故问,因为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。

说起来,两人相识的时间加起来不过几十个小时,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。

比起和她聊天说话,七王爷更乐意在床上用做的……

苏文欣虽然没有说话,看到他那双毫不避讳的往她身上打探的眸子,脸却红了起来,同时心里也在腹诽,这不明摆着的吗?要不然她摆这么大一个木桶放这里做什么?做盆景观赏么?

当然,心里虽然这么腹诽,苏文欣可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,更不敢说出来。

她想叫轩辕昀烈出去,但是又不敢开口赶他,不敢开口的结果是,轩辕昀烈没有再给她开口赶他出去的机会了……

“郊外十里处有一个天然温泉。本王带你去那儿泡泡,不仅可以去伐解困,还可疏通筋骨,疗治伤痛。”

“我身上没有伤痛!”苏文心想也没想脱口而出。

轩辕昀烈眯起狭长的眼,手略微力度捏住她的细腕。

“确定没有伤痛么?”

昨天早上和前天晚上,是谁被他做得痛晕过去了?

要不是顾及到她痛晕的事,怕她以后对这事抗拒,昨天晚上他不可能会放过她。

没有再询问苏文心的意见,轩辕昀烈直接吩咐石林准备了一匹马过来。

马匹是轩辕昀烈之前在马场上骑的那一匹,通体的红毛,英俊威武,能被轩辕昀烈选做坐骑的,自然不是一般寻常的马匹。

“只有一匹么……”

苏文欣一双眼眸滴溜溜的盯着那匹马,这石林怎么就牵一匹马过来了,这是要她走路去还是要七王爷走路去?

“咳咳。”石林极其的不好意思,连忙和轩辕昀烈请罪,说自己办事不利云云。

之前每次他家王爷叫他备马,他都只备一匹就行了。哪里记得还要给苏文欣也准备一匹?

况且他家王爷叫他去备马的时候也没有跟她说是备一还是两匹……以后他一定要问过才行。

“王爷,属下马上去再备一匹来……”石林颔首,顶着巨大的压力对面无表情的七王爷道。

七王爷只是蹙了一下眉,落下两个字“不必!”,然后不等苏文欣反应过来,将她抱上了马背。

七王爷上马的动作干脆利落,将苏文欣拎上去的时候仿佛只是拎着一件衣服一般轻松自在。苏文欣坐到马背上的时候,都还有些没有反应过神来。

不得不说,会轻功的人……还真是帅呆了,她也好想学。

上了马背的苏文欣一动也不敢动,一股浓浓的龙诞香味包裹着她,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共骑一骥,也不是是第一次和这个男人靠得这么近,她仍旧还是极其的不自然。

“第一次和人共骑?”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苏文欣耳边响起。让苏文欣愣了一下。

不过随后点了点头。

她说谎了……其实第一次是和耿枫一起,他们曾经共同骑着一匹马去看夕阳……

她和耿枫的过去,有非常非常多美好的回忆,谈起来,只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耿枫那人心思极其细腻,脑袋里有使不完的点子,每次讨她欢心的花样都不会重样。她一度以为,耿枫和她,永远都会是快乐的一对……

看到苏文欣点头,轩辕昀烈心情大好,这也是他第一次和人共骑一骥。不过看到她神游的眼神,原本心间涌出来的那点愉悦又一瞬间消散了。

他俊脸一沉:“你莫不是在说谎?不要让本王知道你在欺骗本王!本王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欺骗!”

苏文欣被他的怒气惊得回了神,连忙摇头,“不……没有说谎,绝对是第一次!”

是这个身体的第一次……也不算说谎。

“最好是这样!”轩辕昀烈哼了一声,看到她再三的保证,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点。

苏文欣大大的呼了一口气,安安心心的坐在他的怀中。马走得飞速,坐在上头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声,还有两旁不断退后景物。

没多一会儿,便到了一处山谷。七王爷所说的温泉,就在这处山谷里头。这山谷被重重叠叠的山峰环抱着,位置也十分的偏僻,若是对路不熟悉的,只怕是不容易找到,而且还会有迷路的风险。

这山谷还有一个名字,至于是什么名字,先让她红一会儿脸……看着一块硕大的石头上写着的大大的“孕子谷”三个字,苏文欣就脸红得不要不要。

孕子,不就是孕育孩子么?

苏文欣咬着唇瞅了一眼男人,这男人三句话不离生孩子就罢了,带她来泡个温泉为嘛也这么……

“不要告诉我这山谷的名字是你取的?”苏文欣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,同时,对这山谷中的温泉也不抱什么希望了,甚至还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她好想回去,不泡了行不行?

“本王没这么无聊。”轩辕昀烈半眯着眼眸,其实带她到这里来他也是有一些私心的。

这里位置很偏僻,不会有人打搅。

里面的温泉……不仅有疗伤去伐的功效,还有助孕的功效。

至于名字,还真是冤枉他了。这个名字老早之前就有了。

大概是先前发现这里的温泉有助孕功效的先人取的吧!

七王爷不是个爱好解释的人,说出“本王没有这么无聊”这句话已经是十分的难得了。苏文欣当然也没有那么愚蠢的去追问。

这座山谷有一个十分神奇的地方,山谷外的雪还没有半点消融的迹象,但是谷内,地上除了湿漉漉以外,并未看到半片雪。

两人无言的往谷中走,越进得深,路越不好走,山路崎岖不平不说,还有许多悬崖峭壁。好在轩辕昀烈的马是匹良驹,面对这样险峻的地形,一点也没有怯退之心。

苏文欣是爱马之人,忍不住抚了一下那红色的鬃毛,却不料马忽然嘶鸣一声,险些将马背上的二人颠下马背。

“不要乱动,飞云不喜欢在行走的时候有人动它。”轩辕昀烈警告道。

实体书的文笔,作者(荼蘼青)更新稳定,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。。开头主角苏文欣,王爷被偷了五块钱,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,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《邪王独宠逆天医妃》一写就写四十章,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。在这个快餐时代,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。
免费章节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